RSS訂閱 | 高級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認搜索       熱門:   京劇   豫劇   越劇   黃梅戲   二人轉
當前位置:戲劇網>呂劇> 正文
  • 根據劉艷芳、楊瑞卿錄音整理,傳統呂劇《挑女婿》唱詞

  • 作者:超級粉紅色狐貍 2015-06-11 16:26 字體:[ ]

前些日子,我在網上收聽并下載了劉艷芳、楊瑞卿等老藝術家的錄音《挑女婿》,百度了一下,網上對于此戲的介紹少之又少,其后我又觀看了唯一的一個呂劇《挑女婿》,感覺唱腔唱詞啥的與劉艷芳版的出入較大,遂狠【下】了【定】狠【決】心【心】根據整理了這一劇目的唱詞,分出場次,完全是由我自己意愿,添加了小標題(如果有方家知道這個劇本,希望告知真正的場次,謝謝),共分五場。

下面,我就依次將這套唱詞發出來,希望各位方家指正。
(有些唱詞實在聽不懂,自己約莫著寫的,不要見怪。)

兩位主演劉艷芳老師、楊瑞卿老師鎮樓。

呂劇《挑女婿》劉艷芳、楊瑞卿 

呂劇《挑女婿》劉艷芳、楊瑞卿 

下面先發行當,自己感覺,應該差不多,畢竟新人,不大懂。方家指正
傳統呂劇
挑女婿

行當

張麗英——閨門旦
李俊生——小生
張天順——老生
張賀氏——彩旦
太爺——老丑
太太——青衣
王田——小丑
吳三丁——小丑
衙役——龍套

第一場 玉佩為媒
(張麗英上)
張麗英(唱)喜鵲站在樹頭,對我叫不休。(白)喜鵲,你又來報的什么喜啊?哦!(唱)你叫的明天要過中秋。(白)對了,明天就是八月十五了,俺娘清晨上街請香,她說,爹爹出門做生意就要回來了。我何不去到河下采些蓮藕,等爹娘回來好過中秋。趁此,也好把我的心事對李相公表明,叫他早日到俺家來提親吶。哎呀,看天色不早,他快放學了。(唱)著槳來帶著鉤,陣陣喜氣上心頭。忙將蓮船解了扣,輕輕劃漿(哎)順水流,順水流,。荷葉長的賽涼傘,蓮蓬長的賽石榴。近處采來遠處里鉤,采采鉤鉤把李郎候,把李郎來候。
(張麗英劃船采蓮,李俊生上)
李俊生(唱)認識那麗英時,家家才插秧。一展眼,稻穗兒變的黃又長。遠處(啊)她又在河下將我等。近前行,莫叫她等的心里慌。
張麗英(白)哎呀,李相公。
李俊生(白)麗英。
張麗英(白)李相公,今天放學為什么這樣晚吶?
李俊生(白)不晚吶,明天是中秋佳節,今日放學比往日還早呢。
張麗英(白)那就是我來的太早了,怪不的,等了你半天了。
李俊生(白)麗英,今日剛剛放學我就跑來了。
張麗英(白)李相公,上船吧。
李俊生(白)上船?
張麗英(白)啊。上船我有話……(哦)我劃你過去啊,省的你再繞那個橋了。
李相公,我來扶你。
李俊生(白)麗英,不用。
齊(白)唉吆!
張麗英(白)小心吶。
李俊生(白)哦。
張麗英(白)李相公,我來劃船。
李俊生(白)好。
張麗英(白)哎呀!小心吶。
李俊生(白)哦。
張麗英(唱)我這里開船離了岸,只要你站穩了不要把心懸,平風無浪船不會顛。
李俊生(唱)大姐請把心放寬,平風無浪船兒穩,大姐你撐船它不會顛,荷葉深處輕移舟,待我與你來采蓮。
張麗英(白)李相公,不用你采啊,你坐船還有些害怕呢。
李俊生(白)不怕。(哦)麗英,你快來看吶,這一支并蒂蓮。
張麗英(白)并蒂蓮?
李俊生(白)啊!
張麗英(白)你為什么不摘下來啊?
李俊生(白)好。摘不斷梃子我連根皆拔起,連露帶泥。
張麗英(唱)弄臟你的衣。身上沾了泥,誰人替你洗?
李俊生(唱)弄臟了衣裳,回去自己洗。
張麗英(唱)你何不娶上一房妻?替你漿來替你洗。
李俊生(白)我娶一房妻?(唱)迎婚的禮物早備齊,大姐呀,暗想人家,人家不愿意。
張麗英(唱)前村后村都夸你,才學高,好脾氣,忠厚老實樣樣齊,誰說人家不愿意?
李俊生(白,作給玉佩科)麗英,給你。(麗英不接)啊?哎呀!你看,(唱)只顧說話莫留意,你看看,玉佩掉到河水里。
張麗英(白)怎么?掉在哪里了?
李俊生(白)就掉這里了。
張麗英(白)哎呀!(唱)你說這可怎么好?
李俊生(白)是啊(唱)訂婚那什么做表記?
張麗英(唱)你有情來俺有意,為什么,不早拿玉佩把婚提?
李俊生(唱)剛才我給你,你不理。
張麗英(唱)你可沒遞在俺手里,如今把它掉下去,撈不上來干著急。
李俊生(唱)你別慌,你別急,你看這是啥東西?
張麗英(白)啥東西?
李俊生(白)你看。
張麗英(白)哎呀!
李俊生(白)哎!(唱)玉佩為媒定心愿,咱倆好像蓮并蒂。
張麗英(白)八月十六你上俺家來吧,當著俺爹娘,咱們好表明此事啊。
李俊生(白)麗英,八月十六我是一定來的。(哦)天色不早了,我回去吧。
張麗英(白)好吧。(噯)相公,相公。
李俊生(白)麗英。
張麗英(白)相公,你把這些蓮帶回去,就算給伯母拜見的禮物吧。
李俊生(白)哦。
張麗英(白)相公,相公。
李俊生(白)麗英,什么?
張麗英(白)哦。
李俊生(白)什么?
張麗英(白)沒有什么了?(唱)只見天空日影西下,李郎帶藕回了家。單等爹娘回家轉,婚姻事兒說明是他。

第二場 許配三家
(張賀氏上)
張賀氏(唱)人有長喜身感應,回來覺得有精神。請香挑一個好女婿,明年就好抱外孫,明年就好抱外孫。(白)麗英啊,孩子。
張麗英(白)哎!娘回來了?
張賀氏(白)回來了。
(張賀氏作笑科)
張麗英(白)娘啊,你為何這樣歡天喜地的?好像有什么喜事啊。
張賀氏(白)喜事?真是件大喜事啊。
張麗英(白)什么喜事啊?
張賀氏(白)孩子,你聽啊?
張麗英(白)啊。
張賀氏(唱)為的是女兒你的婚姻事,在船上他與我就提親。
張麗英(白)怎么?在船上?
張賀氏(白)啊。
張麗英(白)娘,你倒知道了?
張賀氏(白)我怎么能不知道啊?
張麗英(白)娘啊。(唱)這門親你說定的好不好?
張賀氏(唱)郎才女貌,稱了我的心。
張麗英(白)娘!(唱)你看俺爹爹可會不樂意?
張賀氏(白)孩子。(唱)這樣的人才他沒個不稱心。
張麗英(白)娘!(唱)這件事情全仗母親你。
張賀氏(唱)我已約他八月十六上門來會親。
張麗英(白)娘,你怎么全都知道了?
張賀氏(白)嗐,我自己做的事怎么能不知道啊?(唱)我又過河到他家,婚姻談定。
張麗英(白)娘啊,這就不對了。
張賀氏(白)這怎么又不對了呢?
張麗英(白)他怎么沒告訴我呢?
張賀氏(白)你個傻丫頭,他不認識你,怎么能告訴你呀?(唱)請先生和過婚,說他是個文曲星。
張麗英(唱)母親!說的是何人?什么姓名?
張賀氏(唱)他不就是吳家的兒子吳三丁。
張麗英(白)啊?吳三丁?娘,我不嫁。
張賀氏(白)你這個孩子來,怎么剛才說的蠻好的,這會兒又不嫁了呢?
張麗英(白)娘!我真的不嫁。
張賀氏(白)孩子,我已經跟人家都訂好了。
張麗英(白)定好了?是你定的,又不是我定的,我不管。
張賀氏(白)嗐,你怎么能不管呢?麗英啊, 孩子啊,你這個死丫頭來,你怎么能不管呢?哦,是那姑娘大了,害羞了,死丫頭。
(張麗英,張賀氏下,張天順上,張賀氏后上)
張天順(作笑科,唱)人逢喜事精神爽,月到中秋分外光,我心中高興走得快。(白)張老媽媽!
張賀氏(白)啊?喲,老老,你回來了?
張天順(白)我回來了。
張賀氏(唱)你為何這樣喜洋洋?
張天順(白)哈哈哈哈哈哈。
張賀氏(白)老老,你為何這樣歡天喜地,好像有什么喜事啊?
張天順(白)恭喜啊,恭喜啊。
張賀氏(白)老老,這又是什么喜事啊?
張天順(白)張老媽媽,今天是十幾啊?
張賀氏(白)今天?十四。
張天順(白)明天?
張賀氏(白)明天是十五啊。
張天順(白)后天?
張賀氏(白)嗐,十五過去,不是十六嗎?
張天順(白)十六是個大喜的日子,新女婿上門會親,這不是件大喜事嗎?
張賀氏(白)哎呀,老老,那當然是件大喜事啦。
張天順(白)是嘛,哈哈哈。
張賀氏(白)哎?老老,你倒知道了?
張天順(白)我怎么會不知道啊?
張賀氏(白)老老啊。(唱)這門親事定的好!
張天順(唱)門當戶對稱了我的心。
張賀氏(唱)女婿為人良心好。
張天順(唱)像這樣仗義主才難以找尋。
張賀氏(唱)路上多虧他照應我。
張天順(唱)我和他父親是合伙的買賣是熟人。
張賀氏(白)哎?老老,他怎么沒有告訴我呢。
張天順(白)誒!他不認識你,怎么會告訴你呢?(唱)他聽說,咱家有個好女兒,他把我,拉到他家,向我提了親。請先生,裁八字,說他是個金羅命,急忙回來辦喜事,八月十六來回親。
張賀氏(白)什么什么?老老,你說的這個人他是誰啊?
張天順(白)我說的是我女婿王田啊。
張賀氏(白)啊?王田?哎呀,老老,糟了,這可糟了!
張天順(白)誒,這么好的一門親事,你怎么說糟了呢?這是什么話?
張賀氏(白)老老,你不知道,你不在家,我已經把女兒許配了人家了。
張天順(白)啊?你把咱女兒許配人家了?
張賀氏(白)是啊?
張天順(白)你許配他給哪一家?
張賀氏(白)老老,你聽啊。(唱)我的女婿好人品,他的名叫吳三丁。生的不高又不矮,雪白臉皮紅嘴唇。眉清目秀生了一雙招財耳,未曾開口一臉笑,有才有貌有良心。
張天順(白)誒!(唱)吳家哪有王家好?家財豪富有名聲,官府衙門有來往,(那個)驢騾成堆馬成群,女兒嫁到他家去,富貴榮華享不盡,女婿文武雙全,到后來,我們生老死葬不擔心。
張賀氏(白)老老,(唱)你不要傷了人家的當,你假話當做了真話聽,依我看還是吳家好。
張天順(唱)王田是個財富星。
張賀氏(唱)吳三丁后來一定有官做。
張天順(唱)王田勝似吳三丁。
張賀氏(白)我看吳家好。
張天順(白)王家好。
張賀氏(白)吳家好。
張天順(白)王家好,王家好!(唱)天字出頭夫做主,此時應當我來定。
張賀氏(白)啊?(唱)但凡二字好商議,你這不行來那不行。女兒本是我養的,嫁我女兒我不答應。
張天順(白)哼!我要把咱女兒嫁給王家。
張賀氏(白)嫁給吳家!
張天順(白)嫁給王家!
(張麗英上)
張麗英(白)噯?爹娘不要吵啊。爹爹,你剛回來就與俺娘吵什么啊?
張賀氏(白)孩子,快來,我先跟你說。
張天順(白)噯,我先說。
張賀氏(白)我先說。
張天順(白)我先說。
張麗英(白)爹娘都不要說了,女兒我完全知道了。
張天順、張賀氏(齊、白)孩子,你知道了?你知道了你看看嫁給誰家好啊?
張天順(白)噯,孩子,你還是依從為父的好啊。
張賀氏(白)孩子,你過來,娘疼你啊,還是依從為娘的好啊。
張天順(白)噯,依從我的好。
張麗英(白)爹娘啊!(唱)爹爹將我許配王家
張天順(白)是啊,王家
張麗英(唱)不聽父命就是無義女。
張天順(白)還是聽我的話。
張麗英(唱)娘又將我允許吳家,不依母命也不孝順。
張賀氏(白)是啊。
張麗英(唱)女兒我,也想配……
張天順、張賀氏(白)哪一家好啊?
張麗英(唱)王公子!
張天順(白)是啊!
張賀氏(白)你這個死丫頭!
張麗英(唱)我也想配吳家門。但只恨父母單生我一個,一女怎配兩家人?單等王吳,兩家花轎,同來娶,也只好,將女兒,兩下里分。
張天順(白)啊?都怪你!
張賀氏(白)都怪你。
張麗英(唱)爹娘不必來著急,女兒有話你聽真,我已經答應了李俊生,誓不另配別人。
張天順、張賀氏(白)啊?(齊、唱)婚姻早由父(娘)做主,你自己配婚可丟人!
張麗英(唱)自己事情自己問,有什么丟人不丟人?既然爹娘好做事,八月十六就鬧紛紛。
張天順、張賀氏(白)八月十六?
張天順(白)你也是八月十六?
張天順、張賀氏(齊、白)哎呀!呸!
張天順(白)都怪你。
張賀氏(白)都怪你。

小注:唱詞里有“老老”一詞,樓主查了資料,是這樣解釋的,
稱謂。對男性老年人的敬稱。 唐 游方 《任城縣橋亭記》:“請為亭館,以壯橋池,故鄉老老白於吏,邑吏謀於府。”抗 日歌謠《八路好》:“八路對人實在好,態度溫和臉帶笑。見老婦,叫奶奶;見老頭,稱老老。”

第三場 上門會親
(李俊生、王田、吳三丁上)
李俊生(白)待我叫門。
王田、吳三丁(齊、白)哦,是是。
張麗英(白)誰啊?
李俊生(白)是我。
張麗英(白)相公!
李俊生(白)麗英!
王田、吳三丁(齊、白)請啊,請啊。
王田(白)岳父大人!
吳三丁(白)岳母大人!
王田(白)岳父大人!
張天順(白)誰啊?誰啊?
王田、吳三丁(齊、白)見過岳父(母),小婿有禮。
張天順、張賀氏(齊、白)賢婿免禮。
張天順(白)賢婿,見過你家岳母啊。
張賀氏(白)賢婿,見過你家岳父。
王田、吳三丁(齊、白)見過岳父(母),小婿有禮。
張天順、張賀氏(齊、白)哎呀,不忙不忙。
李俊生(白)李俊生拜見。
張天順、張賀氏(齊、白)慢來慢來。
吳三丁(白)請問岳母,這二位是姐丈啊還是妹婿?
王田(白)是啊,我們三個連襟哪一個大呀?
張天順(白)啊?這個……
張麗英(白)爹娘啊!到這個時候了快告訴人家吧
張天順、張賀氏(齊、白)噯!不要你多話。
吳三丁(白)唉,唉!岳母,這位是?
張賀氏(白)這就是小女麗英。
王田、吳三丁(齊、白)哦,就是她。
吳三丁(白)請問岳母,你家有幾位令愛啊?
張賀氏(白)啊?
王田(白)是啊,有幾個啊?
張天順(白)啊,這個……
張麗英(白)快說了吧,就是我自己啊!
王田、吳三丁(齊、白)啊?這是什么道理啊?
張天順、張賀氏(齊、白)噯!賢婿啊
張天順(唱)賢婿莫急你聽著。
張賀氏(唱)說起來這事真蹊蹺。
張天順(唱)我把女兒許配你。
張賀氏(唱)我應允你吧親來招。
張天順(唱)誰知她又允許你。
張賀氏(唱)他與你定親我也不知道。
張天順(白)這是誰說了算呢?
張賀氏(白)我說了算。
張天順(白)我說了算。
張賀氏(白)我說了算。
王田(白)岳父,岳父,岳父!(唱)可是你親口把女兒許配給我的?
張天順(白)是!
吳三丁(白)我就與跟把人要。
張天順(唱)我的主張不改變!
張賀氏(唱)我鐵板了釘釘拔不掉!
張天順(白)誰做主啊?
張賀氏(白)我做主!
王田(唱)岳父莫與岳母吵。
吳三丁(唱)岳母莫與岳父鬧。
王田(白)噯,兄弟們,過來!你那小子也過來!(唱)我看你們還是,都不要!
吳三丁(唱)我看你讓我好不好?
王田(唱)這世上有個三不讓啊!
吳三丁(白)光你知道?(唱)難道我還不知道?
王田(唱)你這個小子真混蛋啊!
吳三丁(唱)你開口罵人是草包!
王田(白)怎么的?
吳三丁(白)你怎么的?
王田(白)你不讓我娶我揍死你!
張天順(白)噯!慢來慢來。(唱)你打出禍來不得了。
王田(白)岳父,怎么辦吧?怎么辦你說!
張天順(唱)我的女兒我做主,你選個吉日發花轎。
王田(白)對!發轎子去。
吳三丁(白)慢著慢著。
王田(白)怎么著?
吳三丁(白)你發花轎?我也發花轎。
李俊生(白)慢著!(唱)今天就是好日子,我就在這里把親招。
張天順(唱)你這個小子誰認你?
張賀氏(唱)你還不叫他快點跑!(白)你個死丫頭!
王田(唱)你看這事兒怎么辦吧?
張天順、張賀氏(齊、唱)噯!一言為定的發花轎。
王田、吳三丁(齊、白)快去發轎去。
張麗英(白)慢著!(唱)你們二位莫著急,轎子抬來誰上轎?我心已屬李俊生,勸你們,回去吧,從此死了心一條。
王田、吳三丁(齊、白)噯?對呀。(齊、唱)轎子抬來誰上轎?
王田(唱)不打官司看不好!(白)走,岳父,打官司去!
張天順(白)哪里去?
王田(白)打官司去。
張賀氏(白)打官司?哎呀!
張天順(唱)你這個小子也跑不了!
張賀氏(白)哎呀,干什么去啊?
張麗英(白)相公,干什么去?
王田(白)打官司去!
李俊生(白)麗英,不要怕!
張麗英(白)不能去啊,不能去!
吳三丁(白)也跑不了你啊!
張賀氏(白)不能去,不能去!
張麗英(唱)要打官司我也到!

第四場 對簿公堂
(太爺上,王田、吳三丁作擊鼓科)
太爺(唱)看那堂鼓敲得響連聲,又出了什么大案情?急忙大堂奔哪,衙役無蹤影,真是一群偷懶精,只好我老爺升堂問分明!(白)升堂了!來呀!
衙役(白)有!
太爺(白)將擊鼓人帶上堂來。
衙役(白)是!擊鼓人上堂。
(王田、吳三丁上)
王田(白)當堂不認父!
吳三丁(白)舉手不留情!
王田(白)噯!君子動口不動手!
王田、吳三丁(齊、白)見過太爺。
太爺(白)咄!大膽的,叫何名字?
王田(白)太爺,我叫王田吶。
吳三丁(白)太爺,我叫吳三丁。
太爺(白)王田?
王田(白)太爺。
太爺(白)吳三丁?
吳三丁(白)太爺太爺!
太爺(白)你們兩個告狀誰是原告誰是被告啊?
王田、吳三丁(齊、白)太爺,我是原告,我是!
太爺(白)胡說,怎么你兩個人告狀都是原告啊?嗯!這是欺負我老爺糊涂,來呀!
衙役(白)有!
太爺(白)將他倆拉下去重打四十!
王田(白)唉唉唉,太爺,太爺,我告的是另外的一個人吶
吳三丁(白)太爺,我告的也是另外的一個人吶
太爺(白)啊?你告什么人吶?
王田(白)太爺,我告的是張天順吶!
吳三丁(白)太爺,我告的是張賀氏!
太爺(白)你為什么告張天順?你為什么告張賀氏吶?
王田(白)太爺,我告他賴婚吶!
吳三丁(白)太爺,我告他婚賴!
太爺(白)什么?
吳三丁(白)婚賴!
太爺(白)哦!婚賴呀!噯!你慢慢的講,他是怎么賴婚以后又把婚賴的啊?
王田(白)太爺,他親口把女兒許配給我,現如今又許配給別人!
太爺(白)嗯!真等可惡!
吳三丁(白)噯!太爺太爺!她與我當面定親,可是現在她又不承認了!
太爺(白)哦!也可惡,嗯,也可惡!你兩個告狀可有證據?
王田、吳三丁(齊、白)有年庚八字紅帖為憑!
太爺(白)好好好,呈上來,呈上來,有老爺我給你做主!
衙役(白)太爺請看!
太爺(白)十八歲?嗯?怎么這兩張這個一樣啊?
王田(白)太爺,我這張是張天順親筆所寫!
太爺(白)哦!
吳三丁(白)我這張是張賀氏請人寫的!
太爺(白)哦哦!來呀!
衙役(白)有!
太爺(白)把張天順和張賀氏抓來見我!
衙役(白)是
王田、吳三丁(齊、白)太爺,被告現在堂下!
太爺(白)抓來,抓來,抓來!
衙役(白)張天順張賀氏一齊上堂!
(張天順、張賀氏上)
張天順(白)喜事變官司。
張賀氏(白)要怪你自己!
張天順(白)張天順見過大老爺!
張賀氏(白)張賀氏見過大老爺!
太爺(白)咄!張天順?
張天順(白)大老爺。
太爺(白)王田告你賴婚你可知罪?
張天順(白)大老爺,我情愿把女兒許配給王田,怎么說我賴婚吶?
太爺(白)哦,你沒有賴婚?
張天順(白)老爺,我是真沒有賴婚吶!
太爺(白)好,你起來,你起來!
張天順(白)謝老爺,謝老爺!
太爺(白)咄!大膽的王田!
王田(白)太爺。
太爺(白)張天順說他沒有賴婚,你分明是謊告!這不能放過!張賀氏?
張賀氏(白)太爺!
太爺(白)王田告你……噯?怎么剛才叫你跪下你咋不跪下啊?
王田(白)噯,太爺你多咋叫我跪下來?
太爺(白)來呀!
衙役(白)有!
太爺(白)叫他跪下!
衙役(白)跪下!
太爺(白)這還了得里還?這還!張賀氏。
張賀氏(白)太爺。
太爺(白)吳三丁告你賴婚,你是不是賴婚吶?
張賀氏(白)哎呀,太爺,我也沒有賴婚吶。
太爺(白)哦,你也起來,你也起來!
張賀氏(白)謝太爺,謝太爺!
太爺(白)吳三丁!
吳三丁(白)太爺太爺!
太爺(白)張賀氏說她又沒賴婚,你分明又是謊告!我看你們都是胡鬧!一起回去,花轎娶人,退堂!
眾人(齊、白)噯,太爺太爺!
張天順(白)俺家只有一個女兒啊?
王田、吳三丁(齊、白)是啊,他家只生了一個女兒!
太爺(白)噯!愚民,愚民吶。你家一個女兒許給他,你家一個女兒許給他,這不是兩個嗎?怎么是一個吶?
張天順(白)太爺太爺,我和她俺是一家吶!
太爺(白)啊?鬧了半天,你兩個是一家啊?
張天順(白)是一家!
太爺(白)哦,你兩個也是一家啊?
王田、吳三丁(齊、白)太爺,我們兩個不是一家!
太爺(白)胡說!你兩個不是一家你怎么能告他一家吶?嗯?
王田、吳三丁(齊、白)噯!太爺,他家只生了一個女兒,許配給我,又許配給他,這豈不是賴婚嗎?
太爺(白)嘁,你說的對嘛!張天順。
張天順(白)哦,太爺太爺。
太爺(白)你說你是不是賴婚吶?
張天順(白)太爺,我實在不是賴婚吶,我情愿把女兒許配給王田,誰知那個老不閑的她又給她另配了一家。
太爺(白)哦,那這不能怪你,嗯!這不能怪你!來呀!
衙役(白)有
太爺(白)將老不閑抓來重打四十!
張天順(白)太爺太爺,這個老不閑就是她!
太爺(白)那你怎么又叫老不閑吶?
太爺,我不叫老不閑,這是他罵我!
太爺(白)他罵你你就將你那女兒另配旁人嗎?
張賀氏(白)哦,太爺,那女兒是我養的,我應該替她做主啊!
太爺(白)噯!對呀!
吳三丁(白)對呀,太爺。
張賀氏(白)太爺,我將女兒許配給吳家,不想這個老糊涂的又將女兒許配給王家了。
太爺(白)哦,嗨嗨,鬧了半天,這個案子我這么一問就問清楚了。你兩個是一家,生了一個女兒,是吧?
張賀氏(白)是是。
太爺(白)你給她許給了丁家!
吳三丁(白)太爺太爺。
太爺(白)噯?不是吳三丁嗎?
吳三丁(白)哦,是是是。
太爺(白)那是丁家嘛。你又給他許給……這個?
王田(白)王家,王家。
太爺(白)噯,噯!王家,王家!這好辦吶,我老爺公斷。我看你就把她許給……
張天順、王田(齊。白)太爺,太爺。
太爺(白)把她許給這個……
張賀氏、吳三丁(齊、白)太爺太爺。
太爺(白)誰家好你就許給誰家嘛。
張天順(白)是啊,太爺,王家好啊!
王田(白)是呀,太爺,我家好。
吳三丁(白)太爺太爺,我家好!
太爺(白)不要吵,不要吵!你們兩人誰做主啊?
張賀氏(白)太爺,我做主!
太爺(白)哦
張天順(白)太爺,我做主啊!
太爺(白)啊?你怎么好做主啊?
張天順(白)是啊!
太爺(白)老爺我都是太太做主!怎么你還……
張天順(白)噯!太爺,那我家跟太爺家不一樣,我是一定的要做主!
太爺(白)胡說,胡說,你是真真的胡說呀!
張賀氏(白)就是偏不要你做主!
太爺(白)對了,偏不讓你做主!
張賀氏(白)噯!太爺,太爺,我還是做不了主啊!
太爺(白)老爺我好意把主來給你做,你又不能做主,哎呀!蠢材呀,蠢材呀!
張賀氏(白)太爺,我女兒她不讓我做主,他自己又許配給人了!
太爺(白)怎么?你那女兒他自家又許配給人了?來呀!
衙役(白)有!
太爺(白)將她女兒抓來重打四十!
張天順、張賀氏(齊、白)太爺太爺,這事兒不怨我女兒,都怨李俊生!
太爺(白)啊?怎么又出來一個李俊生?來呀!
衙役(白)有!
太爺(白)將他拉下去重打四十,重打四十!
衙役(白)老爺,還沒抓來啊!
王田、吳三丁(齊、白)太爺,李俊生現在堂下!
太爺(白)抓來,抓來,抓來!
衙役(白)李俊生上堂!

第五場 巧挑女婿
(李俊生、張麗英上)
李俊生(唱)為我累你到縣衙。
張麗英(唱)都怪二老做事差。
李俊生(唱)到了堂上不要怕。
張麗英(唱)有你在身邊我膽也大。
李俊生、張麗英(齊、白)見過……
衙役(白)噯?太爺那里去了?太爺,太爺。
太爺(白)吵什么,吵什么?我在這里啊!(唱)這場官司越鬧越出差,太太還不轉回家。
李俊生、張麗英見過太爺。
太爺(唱)堂下跪的什么人?
太爺!(唱)李俊生小子就是他!
張麗英(唱)堂上不要將人罵。
張賀氏(唱)那個叫你把嘴插。
張天順(唱)他強霸我女兒不聽話。
張麗英(唱)老爺,(唱)我自己情愿不能怪他!
王田(白)噯!(唱)我看你還是配我好。
太爺(白)噯!(唱)倒無有老爺我說的話。
張麗英(唱)老爺,(唱)我與他,玉佩為媒婚姻定!
李俊生(唱)她也曾約我到她家。
太爺(白)呸!(唱)老臉的姑娘休開口,老爺我斷案不會價差,自古這婚姻父母做主,我做主……
王田(白)太爺,一定要配我家啊!
太爺(唱)一定要配……
王田、吳三丁等(齊、白)太爺,太爺!
太爺(唱)一定要配……
吳三丁(唱)老爺不能斷與他。
王田(唱)你搶我老婆我打死你!
衙役(白)噯!干什么?
太爺(唱)公堂上只許動嘴可不許打架!(白)張天賀,哦,不不不,張賀天吶,張賀天吶!張張張,張老頭!
張天順(白)哦,太爺太爺。
太爺(白)你有幾個女兒?
張天順(白)太爺,我就這一個女兒。
太爺(白)一個女兒你為何許配三家?
張天順(白)噯!事已如此了,就請太爺你公斷了吧。
太爺(白)請我公斷?
張天順(白)是啊!
太爺(白)那我咋辦吶?你的女兒與我何干吶?你亂挑女婿,你叫我咋辦吶?嗯,是,是啊,你這是和我過意不去,有意找我的麻煩吶。
張天順(白)太爺,我可不敢吶。
太爺(白)嗯,我也不管,我也不管!退堂!
眾人(齊、白)求太爺公斷吶!
太爺(白)請我公斷?哼!
(太太拍巴掌科)
太爺(白)聽得巴掌響,太太叫退堂。
張天順、王田、吳三丁(齊、白)太爺,你公斷了吧!
太爺(白)好好好,有辦法,有辦法。來呀!
衙役(白)有!
太爺(白)將在案人等一起押了下去!
王田、吳三丁(齊、白)太爺,我是原告啊!
太爺(白)什么原告和被告,還不一樣嗎?
衙役(白)走走,走走走!
太爺(白)有請太太!
(太太上)
太太(白)老爺糊涂聽我話,衙內事情我當家!老爺。
太爺(白)啊,太太,你怎么才回來啊?
太太(白)我早就在屏風后聽了,老規矩還能忘了嗎?
太爺(白)哦,你可聽見了?他一女許配三家,你說,這是個啥案子啊這是?
太太(白)是啊,今天這個案子可真不好斷,要是斷不好啊,老爺,你這個官兒可就靠不住了。
太爺(白)我這個官兒靠不住,你這太太也當不成!太太,往日你辦法多的很,今天也得拿個主意才是啊!
太太(白)那,咱就再升堂問問看吧。
太爺(白)升堂?清官難斷家務事啊!
太太(白)除非想個好主意!
太爺(白)不管你的主意好不好,再叫我升堂我是真受不了!
太太(白)既然老爺太累了,些許的小事我代勞。
太爺(白)謝太太!
太太(白)吩咐衙役們替我升座二堂。
太爺(白)啊,是!衙役們聽著!
衙役(白)是。
太爺(白)替太太升座二堂!
衙役(白)是!太太有何吩咐?
太太(白)衙役們聽著!
衙役(白)是!
太太(白)今日升堂非比往日,你們可要看著太太我的眼色行事!
衙役(白)是!
太太(白)來啊!
衙役(白)有!
太太(白)將在案人等一起帶到二堂。
衙役(白)在案人等一起上二堂。
眾人(白)見過……
衙役(白)這是我們家太太,代審此案,都跪下!
眾人(白)見過太太!
太太(白)免了。
眾人(白)謝太太!
太太(白)張天順夫妻。
張天順、張賀氏(齊、白)太太。
太太(白)你們家只有一個女兒,為什么不好好的商量商量就糊里糊涂的許配了三家,這可怎么辦呢?
張天順(白)哦,太太,我只給他配了王家,那,那都是他們配的。
張賀氏(白)太太,我只把女兒許配給吳家,不想這個老糊涂的又將女兒許配給王家了,李俊生是我女兒自己配的。
太太(白)胡說,為什么不好好管教管教你女兒,怎么能叫她自己做主呢?
張天順、張賀氏(齊、白)是是是,都怪你!
太太(白)王田。
王田(白)太太。
太太(白)吳三丁。
吳三丁(白)太太。
太太(白)李俊生。
李俊生(白)太太。
太太(白)你們三家與張家都是好上起見,他家只有一個女兒,這會兒也挺為難的,你們哪兩個就成全成全吧,再說你們自己也好另娶啊。
王田(白)太太,這門親事兒我是不能讓的,我是一定要要的。
吳三丁(白)太太,我也是要的。
王田、吳三丁(齊、白)我的,我的。
太太(白)不要吵,不要吵!張麗英。
張麗英(白)太太。
太太(白)你是愿聽父做主還是呢還是愿聽母做主呢?
張麗英(白)太太,父母做主我都不愿意,我要自己做主。
太太(白)大膽!(唱)聽她言,不由我太太怒氣生,小賤人,敗壞門風罪不輕,婚姻事,父母之命媒妁言,怎容你自己做主寧訂鴛盟,自古道,父為天,母為地,你不該無法無天的胡亂行,叫衙役!
衙役(白)有!
太太(白)把她拖到二堂后,重打四十不留情。
衙役(白)是!
李俊生(白)太太,太太,求太太饒命啊!太太!
衙役(白)一下,二下,三下,四下。哎呀,太太,不好了,小女子被打死了。
啊?
太太(白)胡說,她一定是裝死,再去看來。
衙役(白)是!哎呀,太太,小女子真被打死了。
李俊生(白)哎呀,麗英啊!
太爺(白)太太,太太,太太。聽說是小女子被打死,嚇得我心驚魂魄溜。
張天順、張賀氏(齊、白)老爺,老爺,(唱)抓住老爺要女兒。
太爺(白)這不是我打的。
張天順、張賀氏(齊、唱)你不該打死我女兒命一條。
李俊生(唱)抓住老爺把麗英要。(白)老爺,你給人吶這是。
太爺(唱)太太做事太暴躁,打死人命怎么好?
李俊生(白)老爺,你給人。
太太(白)不要吵,不準哭。(唱)不要哭來不要鬧,千斤擔子我來挑,打死麗英倒也好,免得他也要來他也要!
李俊生(白)老爺你給人!
太爺(白)太太!
太太(白)不要怕!不準哭!你這狗才,我叫你打她四十大板,你不該將他打死啊,斷完此案我再拿你問罪!
衙役(白)是!
太太(白)王田。
王田(白)太太。
太太(白)吳三丁。
吳三丁(白)太太。
太太(白)李俊生。
李俊生(白)太太。
太太(白)現在張麗英已被打死了,你們還要不要了?要就買棺替他收尸。
王田(白)太太,這人已經死了誰還要?我不要了。
吳三丁(白)太太,太太,她沒曾嫁到我家,理應叫她娘家收尸啊。
李俊生(白)太太,我情愿替他收尸。
太太(白)你們兩個不要了?
王田,吳三丁(齊、白)不要了,不要了。
太太(白)李俊生。
李俊生(白)太太。
太太(白)你讀書之人好不知禮,你不改私與麗英定親,今天她死我要拿你問罪。
王田、吳三丁(齊、白)對呀,太太,一定得重辦這小子。
李俊生(白)好,求太太放我回去,收尸以后我再來領罪。
太太(白)怎么?人死了你還想要?
李俊生(白)哎呀,太太,我與她面訂終身,她生是李家人,死是李家鬼,莫說是收尸,就是同死,又待何妨?
太太(白)好,要的也具揭,不要的也具揭。
張天順、張賀氏(齊、白)兒啊。
李俊生(白)哎呀,麗英啊。
衙役(白)過來。
太太(白)在案人等聽著,張麗英一女許配三家,如今王田吳三丁自愿退親,退回年庚,李俊生愿與麗英生死相共,不得后悔,好吧李俊生,去到后堂把麗英領回去吧。
李俊生(白)哎呀!麗英啊!哭聲麗英死的苦!
(張麗英上)
李俊生(白)啊?
張麗英(唱)忍不住心中暗好笑。見過太太!
王田,吳三丁(齊、白)啊?太太,(唱)我們死的不要活的要,(白)太太,太太,我的。
太太(唱)當堂具揭賴不掉。
王田,吳三丁(齊、白)哎!
張天順、張賀氏、李俊生、張麗英(齊、白)太太你辦法真高妙。
王田,吳三丁(齊、唱)早知假死我也要。
張天順、張賀氏(齊、白)王田你有田心不好。
太太(唱)左也挑右也挑,還是她自己挑女婿挑的好,挑的好。
李俊生(白)見過岳父岳母!
張天順、張賀氏(齊、白)賢婿快快請起。
張天順(白)哈哈哈。

好了,發完了,希望各位方家指正,也希望與各位交流。樓主大學生黨,不能及時回復請諒解,謝謝。(作者:超級粉紅色狐貍)

傳統呂劇《挑女婿》劉艷芳 楊瑞卿 音頻

加微信號:xijucn-com (或掃描二維碼)為好友,好禮送不停!免費送戲票,紀念品,戲曲MP3播放器,戲曲動漫卡通玩偶,戲曲T恤,戲曲鼠標墊,手機殼等!準時為您推薦戲劇熱點信息。


首屆昌邑呂劇戲迷藝術節即將盛大開啟,昌邑市民免費看戲啦
首屆昌邑呂劇戲迷藝
朱家洼社區鳳鳴呂劇團首次將《姊妹易嫁》搬上舞臺
朱家洼社區鳳鳴呂劇
平度市呂劇團聯合煙臺藝校招收學員啦
平度市呂劇團聯合煙
東港市民盡享呂劇盛宴
東港市民盡享呂劇盛
日照助推“旅游富市”演出季暨現代呂劇《銀杏樹下》巡演啟動
日照助推“旅游富市
所有評論 關閉窗口↓ 打印本頁 討論本文 戲曲電影 返回列表  
* 注冊新用戶 匿名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不能超過250字,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規。

最新評論:




快乐时时彩下载助手 2015赚钱零成本开店创业 河北麻将游戏4人打 斗鱼赚钱不 手游征途商人怎么赚钱吗 巴黎彩票群 什么考试考过能挂网上赚钱 投票关注赚钱 大圣捕鱼安装 现在玩什么游戏赚钱啊 采石场 好赚钱 蚂蚁彩票首页 上海摄影赚钱 自己制作个app赚钱么 股票赚钱宝客服 3.13猎人怎么赚钱 汽修和电脑哪个赚钱